搜罗传奇3所有相关的资料内容

为了德国!不到两个月,拜登对“北溪-2”的制裁松动了

分类:传奇三私服    ‌‍日期:

 




    ‌‍ 拜登出尔反尔,后果很难预料。


    


    


    


    ▲美国总统拜登。图片来源:新京报网。


    


    文|陶短房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5月19日发表声明称,拜登政府放弃了对“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运营公司Nord Stream 2 AG及其首席执行官(CEO)的制裁,并称这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


    


    拜登政府的反对“坚定不移”


    


    在当天由美国国务院提交给美国国会的一份报告中,国务卿布林肯表示,“北溪-2”天然气管道“对欧洲能源安全而言仍然是很糟糕的项目”,美国继续对它表示反对。而负责牵头这一项目的公司Nord Stream 2 AG及其负责人、CEO沃尼格 “也确实参与了美国所指控的、导致制裁的行为”,他还指控沃尼格“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关系密切”。


    


    “北溪-2”是一条连接俄罗斯和德国的天然气输送管道,牵头公司Nord Stream 2 AG在瑞士注册,却是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在几经变更后,目前仍有德国杜塞尔多夫Uniper SE能源公司、法国恩吉能源公司(ENGIE)、奥地利OMV能源公司、德国卡塞尔温特霍尔控股有限公司(Wintershall Holding GmbH),和英国-荷兰皇家壳牌能源公司(Royal Dutch Shell PLC)5家来自欧盟的公司,和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一起参与“北溪-2”项目。


    


    布林肯称,拜登政府对“北溪-2”管道项目的反对观点“坚定不移”,但如果坚持对上述公司和个人的制裁决定,“将影响美国与德国、欧盟及其他欧洲盟友、伙伴的关系”。因为德国政府坚持认为,“北溪-2”项目对德国而言是必要的,且“将美国的制裁视为干涉内政”。


    


    为体现这种“坚定不移的反对”,美国国务院维持了对“切尔斯基”号等四艘参与铺设丹麦-德国波罗的海“北溪-2”海底管道的俄罗斯船只,以及另一些参与海上救援服务小型实体的制裁,但这些船只和实体清一色来自俄罗斯。


    


    


    


    ▲“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资料图。图片来源:央视新闻报道截图。


    


    “北溪-2”为何如此重要?


    


    “北溪”是俄罗斯通往德国输气管的代号。


    


    “北溪-1”东起俄罗斯列宁格勒州维堡,西至德国格赖夫斯瓦尔德,是世界上最长的海底输气管。


    


    “北溪-2”2018年开始铺设,计划2020年交付使用,东起俄罗斯列宁格勒州乌斯特-卢加,西至德国格赖夫斯瓦尔德,全长1230公里。“北溪-1”和“北溪-2”的年输气量都是550亿立方米。


    


    “北溪-2”立项的初衷,是欧盟各国为避免俄罗斯和乌克兰对峙导致的乌克兰天然气供应断档。希望在俄罗斯天然气公司和乌克兰纳夫塔兹天然气公司10年协议期满(2019年底)前,扩大不穿越乌克兰领土的俄罗斯天然气输欧能力。


    


    作为欧盟最大的经济体,德国近年来受“绿色能源风暴”影响,冻结了所有核能项目,也放弃了传统的煤炭发电。


    


    2019年11月15日,德国更通过《气候保护计划2030》,将原定2050年完成的“温室气体零排放”提前到2030年实现。而要实现这个被内行评论为“不可能完成的目标”,就不得不仰赖进口天然气,因此德国默克尔政府对此非常积极。


    


    “北溪-2”一旦交付使用,原本穿越波兰、乌克兰的管道战略意义将大幅下降。这两国不但会损失大笔过境费,且就此丧失“讨价还价”的有利地位,因此这两国不断向欧盟和美国表示不满。


    


    但最大的不满来自美国。


    


    2019年12月11日和17日,美国联邦众、参两院相继以悬殊票数通过针对“北溪-2”工程相关实体和个人的制裁法案,迫使“北溪-2”在完成度高达95%的情况下“搁浅”18个月之久。虽然2021年初部分恢复施工,但至今仍有约80公里的三个海底区间未完工。


    


    如果说,美国前任特朗普政府阻挠“北溪-2”的主要目的在于经济层面,拜登则正好相反。


    


    拜登上台后继续强调反对“北溪-2”,甚至一度抬高了制裁调门。此次宣布取消制裁的国务卿布林肯,直到今年3月25日还在布鲁塞尔北约会议上大声疾呼“‘北溪-2’不论对美国或欧盟都是很糟糕的项目”,并重申美国的制裁决定和决心。


    


    没想到时隔不到两个月,拜登就改变了主意。


    


    


    


    ▲"北溪-2"项目走向示意图。图片来源:新京报网。


    


    美国不想在“北溪-2”上因小失大


    


    欧美观察家对拜登政府在“北溪-2”项目上态度的改变,作了不少分析。


    


    多数意见认为,鉴于欧盟大多数国家对美国高调插手“北溪-2”项目表示反感,德国政府尤其反应激烈,斥为“粗暴干涉内政”。而美国希望拉拢欧洲盟国,结成共同围堵中、俄等“对手国家”的“神圣同盟”,不想在“北溪-2”项目上因小失大。


    


    为协调关系,今年4月,美国国防部长奥斯丁首访欧洲,便去德国协调,在这种情况下拜登选择了妥协。


    


    还有人指出,2021年9月26日,德国将举行联邦选举,届时默克尔将引退,执政的基民盟-基社盟将受到近来势头强劲的绿党猛烈冲击。后者一贯坚决反对“北溪-2”,乃至反对一切增加传统能源占比的项目。


    


    对拜登政府的新决定,德国外长马斯和俄联邦总统发言人佩斯科夫当然表示欢迎,而乌克兰等利益受损国则毫无悬念表示失望。


    


    不过拜登如此出尔反尔,不仅国会共和党人照例坚决反对,国会民主党人也纷纷公开表示不满。在这种氛围下,拜登若一味闷头推进,触发国会两党一致反弹,则后果很难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