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罗传奇3所有相关的资料内容

回忆录:轻度自闭症患者,竟然因为一场游戏得到现实世界的重生

分类:新开传奇3    ‌‍日期:

 




    ‌‍ 仙侠世界2对于我们这些老网民来说,应该是很多玩家心目中最为神圣的游戏了吧…… 无数人都是在仙侠世界当中才感受到过往的年少轻狂,体验了一把仙侠梦。不过仙侠世界对于我来说却是一个更为特别的存在——她让我体验到了世界的最美好的世界,认识了最熟悉的朋友,打开了我曾经封闭的心门。 没错,我曾是一名轻度自闭症患者,当年同周围人都无法流畅沟通的我,甚至都无法想象自己如今能够花很长的时间删删改改,写下这样一篇回忆录,来记录我和朋友之间的故事。 想当年还在上小学那会儿,仙侠小说才刚刚起步,我因为没有朋友,只能长期沉湎于这些仙侠小说打造的世界,靠幻想来驱逐内心的孤独。 直到有一天看到《仙侠世界1》的游戏视频,这个宏大的世界一下子进入了我的眼球,对于我这样一个仙侠迷来说,试想哪一个少年不想御剑飞行,在仙侠世界驰骋一把呢? 于是我赶紧下载了游戏,幻想着自己能够像小说主角一样纵横天下,成为一代大罗金仙! 然而进游戏的第一步就难住我了。我是个萌新,又在网上找不到合适的攻略,也不知道哪个职业最强,只好选看着帅的。当初还在刺客和法师这两个职业上徘徊了好久,但是想了下,法师或许更适合仙侠的身份,于是也就以法师(真人)的身份开启了自己这段旅程。 然而真到游戏里我才发现,自闭症并不仅仅让我在现实中无法与人面对面交流。在游戏里,我同样没有勇气去跟别人主动搭话。 于是我成为了《仙侠世界1》中的独行玩家,一个独来独往的散仙…… 而随着年纪越来越大,学业也越来越繁重,我上线的时间也就是越发得少。 对于我这种把网游玩成单机小游戏的人而言,胜负欲其实也没有这么重,一般也就是自己做任务,慢慢刷怪升级。 我一直没能在游戏里交到朋友,也没有成为万人敬仰的大罗金仙。但对于仙侠世界的幻想,总是让我无法割舍这款游戏,于是从《仙侠世界1》玩到《仙侠世界2》。 这时,我认识了龙守,我在游戏世界里唯一的好友。 记得我们结识的时候,是一次偶遇野外BOSS。在打BOSS过程中,大家起了冲突,结果野外打BOSS变成了野外PK。 我虽然是个仙侠世界的老玩家,但由于长久摸鱼的心态,实力一直都处于中游。加之是个落单的独行玩家,就成为了在被众人围攻的对象。 就在我难以招架的时候,龙守出现了。他的救助使我有了一线生机,但是即使如此,在寡不敌众之下,我们依旧双双阵亡。 但也正是因为这次的救助,我们结下了友谊。对于我们这种仙侠迷来讲,最大的情谊莫过于雪中送碳了!尽管未能起到什么作用,但是这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革命情谊,还是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之后我们互加了好友,而随着我们聊天的深入,我知道了龙守其实比我大不了几岁,但中学辍学,早已步入社会。 对于我这个还在学校的雏鸟来说,龙守更像是一个早就体验了人情冷暖的大哥哥。 其实在起初我也是有着辍学的想法的,但龙守用他过来人的经验告诉我:“像我们这种内向的小朋友,太早出来混社会很难!”我也就渐渐打消了提早走出校园的念头。 从此以后,我们一起打怪,一起做任务,一起畅聊天高海阔。龙守还邀请我加入了他的家族,介绍了更多友善的玩家给我认识,我也第一次体会到了与人交往的温暖。 终于又一次暑假,我们两人在一个网吧面基了!因为之前就是在仙侠游戏里认识的,我们的娱乐活动自然也是开黑《仙侠世界2》了。 这一次,我们准备一起去抢野外BOSS,而为了避免再遇到我俩刚认识时,被人围攻的尴尬,龙守提前叫上了公会的人前来支援。 龙守作为家族族长,有着相当大的号召力,于是在人海战术之下,我终于体验了一把碾压的感觉。 玩了这么多年的仙侠世界,终于因为有着好友的陪伴,体验了一把江湖的快意恩仇,或许这才是这款游戏存在的意义吧! 如果我们每一个人都只是在游戏里,像一个NPC一般独自坐着自己的事,自然无法体会到和兄弟一起畅快天地的感觉。 而这一次面基不仅让我们两人的关系更近一步,同时也改变了我之前一贯“独狼”的游戏习惯。 我开始主动结交其他玩家,在此后的游戏里,我也不再是孤立无援。 我开始从PVE转向PVP,就仿佛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但我去PK去战场并不仅仅是为了获取“功勋”或是“欺负他人”,我只是想在这些团队与团队的交锋中,感受人与人之间的羁绊。 回想每一场战斗,双方都是有来有往,不停地拉上各自阵营的玩家,耳机里充满了指挥激昂的语音……在这样的场面之下,我感觉自己的鲜血仿佛都被点燃了一般! 我想龙守肯定也有这样的感觉,所以我们才会每次游戏都几乎战斗到凌晨! 不过由于我们两人长时间的拉仇恨,竟然还引起了一次覆盖全服的大战,这样的大战对于我们而言,也是意想不到,始料未及的,但同时也是激情澎湃的! 我们确实成为了影响这个“世界”的人! 不过这次龙守做了一件让我更加意料之外的事——他居然让我去指挥一个团! 我从没想过自己这样的自闭症患者该怎样带领一个团的人去赢下战斗,我甚至都不记得自己当时是怎样打开的麦克风! 我只记得我当时大脑一片空白,但随后扑面而来的战斗瞬间填满了我的大脑。 直到我们胜利之后,龙守嘿嘿笑着告诉我:“你知道你指挥的时候吼得都声嘶力竭了